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纽约华人家庭:原来我们全家早就得了新冠

前言:今年三月中下旬我们一家三口都大病一场,因为当初美国检测盒不够,我们的检测条件还达不到,所以我们都没做新冠病毒核酸检测。

我女儿三月中旬先发病,然后我先生,最后传染到我。

当时我们只能说是疑似得新冠,但4月底的抗体检测结果让我们从疑似到确诊,原来今年三月中下旬我们一家三口都得了新冠。

那真是一段艰难过程!

2020年4月29号,我得到了之前一天和先生去Labcorp抽血检查新冠抗体IgG的结果,我和我先生都是抗体阳性。

这意味着什么?

有医学常识的知道,意味着我们曾经感染过新冠病毒,体内存在能够抵抗病毒的免疫细胞,理论上我们再次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也就较低。

但是现在还没有足够的数据知道有抗体就绝对不会二次感染。

三月中下旬我们一家三口都大病一场,当初条件不允许,我们都没做新冠病毒核酸检测。

我女儿先发病,然后我先生,最后传染到我。

2019年11月,我兴高采烈地从德州搬到纽约大都市。

德州小城住了27年,虽然每年都来纽约好多趟,可是当你真正住在这里,深入体验生活在纽约的滋味,感觉美好无比。

这是一个生活的城市,虽然每年也有不计其数的观光客从世界各地涌进纽约,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无法欣赏纽约的精华。

这里的文化生活丰富至极,从百老汇到大都市博物馆,刚来的第一个月,我们看了8场百老汇演出。

如果找免费的文艺演出,那走路十几分钟的皇后区图书馆每个周末都有演出、戏曲、音乐、舞蹈,那真是百花齐放。

还有接二连三的世界各民族的食品节,遍布大街小巷的全世界风味餐厅,顶级厨师的手艺,对我这个吃货来说,好比掉入蜜缸的小熊感觉快活无比。

更别说走路就能到的大型亚洲超市,不是一个,而是好几个,东西多得让人无暇顾及,活鱼缸就有20多个,各种各样的海鲜琳琅满目。

我过去住的小城虽然就在海边,可是超市中买不到活鱼,要想吃活鱼得自己去钓。

心想趁现在还能吃,美好生活就在眼前。

可是这一切都于2020年三月戛然而止。

众所周知的新冠病毒来到纽约。

三月初报道第一例,不到两星期就以几何级数增长。

我认为这病毒三月份前就在纽约传播了。

3月12号,女儿就读的NYU法学院宣布关门,所有学生都改为网上授课。欢天喜地地迎接女儿回家,心想还好搬到纽约,女儿回来很方便,无需花一天时间转机回家。

正好3月16-20号是女儿法学院放春假的时间,女儿很优秀,今年春假争取到机会由学校出资选几个学生去日本参观日本国的司法系统的机会。

她原计划3月14号飞亚洲,21号飞回纽约,由于疫情一月份已经在亚洲肆意,所以整个计划取消。

她回到家几天后,3月14号早晨醒来告诉我,她喉咙痛,我立刻老生常谈地告诉她,用温盐水漱口,第二天她开始发烧并伴有干咳。

由于当初天天新闻都在报道新冠病毒,她自己也有些紧张,她告诉我她可能得的是新冠,我心中一百个不愿意相信,哪里有如此快就中招了。

无论如何心里不相信可理智上我们还是按新冠隔离处理。

她的房间带着卫生间,所以我告诉她不要出来,吃喝拉撒睡就全部在她房间。

第二天她的病情加重,发烧到华氏100度,而且有胸闷。

我先生立刻给他的医院和能查到的检测部门打电话,希望给我女儿做病毒核酸检测。

三月中旬美国检测盒不够,CDC规定只有去过疫区和有和确诊病人接触史的人,才能得到病毒核酸检测。我女儿当初这两个条件都不符合,所以我们无法得到检测。

我自己是学微生物的,我先生是医生,所以我觉得在卫生隔离方面我们能驾驭,早早就口罩、手套全用上了。

她吃的三餐碗盘全部洗碗机高温消毒,送餐盘也酒精消毒。

我每天各种汤伺候,鸡汤、猪肉排骨汤、柠檬蜂蜜水、鲜榨蔬果汁等,保证她高维生素C,身体不脱水。看着她的难受劲,我的心中不断的被煎熬。

因为刚刚搬来纽约,家中还没备听诊器,我先生每天下班就戴着口罩进我女儿房间用耳朵贴在她的背上听她肺部有没有罗音。

那几天我老生常谈地每天问女儿,你有否感觉睡觉时透不过气被憋醒?好在她只是感觉胸闷。如果她一旦转化成肺炎,那么我们就得去医院。

整个过程,她的症状反复几次,今天感觉好些了,明天又发烧咳嗽,浑身无力加疼痛。

有一天她告诉我,她丧失了嗅觉,这些都符合我每天不停地读的新冠症状。我心中充满了焦虑、不安和恐惧。在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对症下药。

她病得那么惨,我应该坚强。

下面照片中就是我们当初的常用药:

这些药不需要处方就能买到。Tylenol中文是泰诺,只要女儿烧到华氏100,立刻吃泰诺。

这里要提到一点,自从新冠在中国爆发后,我每天跟踪各类有关新冠的报道。

看到有报道指出Ibuprofens/Advil会加剧新冠病毒的症状,查了CDC,又说没有科学依据这两者之间有相关性。

无论如何反正不让女儿吃有Ibuprofen成分的药,如Advil,Motrin等药,只用Tylenol泰诺。

另外还要注意化痰,不能只注重止咳。她咳嗽的厉害,白天吃Mucinex,晚上喝Robitussin Dm,需要有Cough + Chest congestion,这样能化痰。

另外一个土法是用蒸汽熏鼻,我每天蒸汽熏鼻五分钟,杀死鼻腔内病毒。每天温盐水漱口几次,生病时照做,累得无法起床时没做。

肠胃不舒服吃Pepto bismol。平时补充大剂量Vi C和E,抗自由基。喝鸡汤,喝水,保持身体不能缺水。

女儿病后第五天,我先生也开始发病。那天他从医院回来,不停的咳嗽,他的咳嗽声让我提心吊胆。

那天晚上我立刻从主卧室搬出来。好在我们的公寓有四间卧房,这样我们三个人,一人一间避免交叉感染。

第二天先生也开始发烧,症状与我女儿差不多。我现在要一人照顾两个病人了。我当时像打了鸡血似的精力充沛,忙得团团转。

两个都关在房间内,给这个送汤,那个送水,不停的煮鸡汤。

先生不像我女儿那样自觉听话,开始几天他病得卧床不起,偶尔感觉好些就会起来瞎转,这样我哪里还能躲过去?!

第九天,我也发病了。

开始是头疼,然后就开始咳嗽,接下来就发烧了。我始终烧都不是很高,华氏99度左右。可是人累得要命,浑身没劲和酸痛。

还常常恶心。我们一家每年都打流感疫苗,所以,虽然有时还会得流感,也就三天左右就好转。

可是这次我们每个人都病了两星期,我每天躺床上十几个小时。有一天我感觉好些,心想4-5天没洗头了,就想好好洗一洗,可是洗完之后,我虚脱得差点晕倒,又恶心,又呕吐,从来没有如此难受过。

病的程度比以往每次得非常严重的流感难受得多。

总结我自己的症状表现为:头疼,发烧,咳嗽,浑身疼,乏力(非常累,感觉累到虚脱),丧失嗅觉。我女儿除了我以上的症状外,还胸闷,轻度呼吸困难。

我先生具有所有我的症状再加上下腰部疼痛,很厉害疼得他都睡不着。所以我们三个都具有新冠病毒感染的症状。

那时由于测病毒核酸有困难,所以我们三个都没有去测。

其实当初发病的时候,累得要命,根本无法到处跑去测病毒。

等到完全恢复了,四月份的纽约,测病毒核酸非常容易了,可是对我们家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况且还有假阳性。

所以我们一直在找测抗体的地方。测抗体才是王道。

三月底,纽约新冠大爆发,每天死亡人数成百上千,非常急需恢复者的抗体血清。

女儿那时已经恢复,她看到纽约的Mount Sinai Hospital可以帮助测抗体,如果你有抗体,可以捐献血清去帮助那些危重病人。

女儿立刻报名要求去捐血清,我和老公知道后,觉得真是一举两得,可以测到抗体,又能帮助别人,何乐而不为呢?

因为我们一直无法证实我们到底有否得新冠,所以我们也去报名。

不知是医院有太多人报名还是什么原因,总之一直没有联系我们。

一直到4月底,总算Labcorp可以测抗体了,我们立刻去抽血,结果出来我和我先生都是IgG阳性,说明我们身上有抗体了。

女儿因为期末考试,太忙,还没去测,但是她是传染给我们的,所以她肯定也得了。

至于她是哪儿传染来的,只可能是法学院,那时纽约市已经传染开了,可是测试有限,都不知道。

根据我们家这次的经历,意识到新冠病毒传染性实在是太强了,我女儿开始生病,我们立即采取一切措施隔离、预防、消毒。

可是还是全家感染,说明此病毒只要家人染上了,那真是防不胜防,既然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那真就只好全家免疫了。

哈哈,全家免疫是否加快迈向全民免疫的步伐。

好多国内的亲人都问,我们全家生病为什么不去住院。

在美国真正大病了才去医院住院。我们没有掉以轻心、不重视,我们时刻观察着症状的变化。

谢天谢地,我们一家都没有转成新冠肺炎重症,如果任何一人转成新冠肺炎重症了,那么一定要去医院治疗,在家目前没条件吸氧,除非自己去买机器。

正如所有报道中,这来势汹汹的新冠病毒,80%的人群不会转为重症,而那20%的重症病人,许多都有基础病,肾透析患者、糖尿病、高血压、肥胖、癌症、免疫功能低下、高龄等等因素。

而一般平时健康的民众就在家扛过去吧。我们闯过了一劫,虽然痛苦,但是扛过来了。

重要的照片再发一次:

截止今天(5月12日),美国已经有139万人得新冠的病人,我认为真实数据比139万还要多。

我们家三个就没有算在139万中,因为我们没得到检测。

因新冠死亡的已经超过8万人。这只是美国的数据。全世界有超过400多万的新冠病人,28万多人死亡。

可怕而又不能掉以轻心的病毒。更别说对整个世界经济的影响。都不知道疫情过后,世界局势又会如何。

我从我全家得病到康复,经历了心智成长的过程。

从开始的恐惧,惊慌失措,甚至愤怒(为何我们那么早中招?),到冷静应对,放弃自己不能操控的事情,成长到现在感恩,活得喜乐,珍惜当下,增强同理心看待问题。

非常感谢在我们病中惦念着,关心着我们的全体亲人们,朋友们,同学们。抱歉当初你们的好多问候和电话我都无法回复。实在是当初连看手机的精力都没有。

你们的爱和关心我都深深铭记,生活美好是因为生活中有你们!

生活是美好的,特别是春暖花开的季节。

为了恢复体力,我们踏遍了纽约皇后区的大大小小公园。到处是樱花、海棠花、郁金香,惊讶地发现德州看不到的樱花这儿随处可见,美不胜收。

病愈后的锻炼不能少,可是现在所有的公共设施,健身房都关门,只能跟着女儿在家蹦蹦跳跳。

病愈后的学习要坚持,老公工作的医院有好多俄国犹太人,所以他现在在家自学俄语,佩服他的活到老学到老的毅力。

这些就是我们在疫情重灾区纽约的生活现状,我们经历了如坐翻滚飞车的一段生活,现在享受平静的每一天。

没病就是神仙,一句福州的方言。

祝大家都健康、平安!

微信里 扫一扫
纽约华人家庭:原来我们全家早就得了新冠
本文由【休斯顿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 haoihcs,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